抗战英烈徐宝珊:毁家纾难的聊城籍抗日民族英雄

日期:2020-07-26 14:28:35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徐宝珊,原名许惟豫,学名文弼,乳名显万,1903年7月31日生于湖北省汉川县杨集乡许家村一个没落太监家庭。父亲许菊软,清末进士,民国初年,任国民党湖北省议员,后告退回乡任教。徐宝珊有兄弟四人,他排行第三。持久受严父的教诲和影响,他发奋向上,吃苦勤学,受到怙恃喜爱和乡邻的器重。徐宝珊18岁那年,族里兴力私学堂,乡邻都力举他当教师,徐宝珊就在湾里从业任教。

徐宝珊担当教师后,在教学中死力否决陈腔滥调文,主张学习新文化,他因人施教,向学生贯注一些爱国、变化社会的思想。村里每逢婚丧嫁娶之事,都喜欢请他去帮手,他哄骗这些机遇鼓吹新文化、新思想。有一次,湾里许天祥订亲请他写“八字”,他边写边讲一些婚姻不克不及自主和妇女裹脚的事,用谋事在人的事理驳倒儒家的天命观。许天祥的妹妹许元英,受徐宝珊的影响,同封建礼教作斗争,挣脱了裹脚的折磨和痛苦。徐宝珊因亲近乡邻,湾里老小都很是尊敬和恋慕他。

徐宝珊踏上社会,耳濡目染丧权辱国之耻,暗暗发愤要为改变中国这个暗中的世道出力。1923年春,他到武汉求学深造,考入董必武开办的武汉中学。

武汉中学那时是鼓吹革命的阵地,陈潭秋、恽代英、李汉俊、刘子通、黄负生等都在这所中学授课,鼓吹革命思想,培育革命人才。徐宝珊亲聆他们的引导下,起头浏览前进书刊,如《新青年》、《领导》、《湘江评论》、《学灯》、《觉悟》等,逐步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1925年,他积极投入武汉各界人民罢工、罢市、罢课、游行勾当,否决英、日帝国主义,否决直系军阀吴佩孚和湖北督军萧耀南的反动统治。

1926年春,徐宝珊同一些热血青年一道,回乡从事革命鼓吹勾当。那时,灾荒连年,兵匪横行,捐税繁多,农民苦不胜言。汉川、担山、瑞鹤洲等地已鼓起了农民运动,成立了农民协会。仙女区是徐宝珊的家乡,他回乡后,结识了党派往仙女区指导农民运动的省特派员向日升。在向日升的扶助和指导下,他担当了仙女区农民协会秘书。他走村串户,发动农民打土豪、分财富。他鼓吹共产党的革命主张,用生动的比喻讲述农民必需组织起来的事理。在他的鼓吹发动下,新庙乡很快成立了农民协会。但他怙恃不睬解他的举措,见另日夜不归,就骂他“野人”、“抛家掉臂”,不让他出去。他掉臂怙恃的阻拦,仍然加入农民协会组织的惩治土豪劣绅的斗争。一天下午,许家村召开主干份子集会,会上徐宝珊揭破大田主许大双的否决农会,咒骂农会会员的恶行,激动了许家村农民的气愤,纷繁要求除失落这个地头蛇。组织起来的1000多农民,在徐宝珊的带领下,举着红旗,扛着锄头,背着冲担,团团围住许大双的住宅大院,不绝地振臂高呼:“打垮土豪劣绅!”“打垮许大双!”一部门农民砸开院门,冲进屋里捉住许大双,将他五花大绑押到许家祠堂前。徐宝珊站在一张方桌上发言,检举大田主许大双抽剥压榨农民的罪恶,宣布分失落许大双家的财富,登时全场沸腾起来,标语声惊天动地。大师将许大双戴上高帽,牵着游乡,并焚烧烧失落了许大双的庄园。农民从这次惩治土豪劣绅的斗争中,看到了本身的气力,增加了斗争勇气,农民运动迅速形成热潮。徐宝珊颠末农民运动的熬炼和考验,由向日升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1927年初,徐宝珊投笔当兵,同魏昌奎等24人一道,被县农民协会选送到武昌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四团体军辅导大队受训。7月,他随受训人员开往江西,加入了环球闻名的八一南昌起义。起义军作战略转移时,徐宝珊被编到警卫大队,随队南下达到汕头,后因患疾病离队。当他返回武汉寻找党组织时,湖北省党组织被粉碎,他只得勾留武汉,乘机寻找同志接上瓜葛。昔时寒冬的一天早上,他在街上被四处寻找他的父亲拉住,一同到汉川、云梦、应城三县交壤的长江埠王家桥亲戚家中,扶助管账。他父亲把他暗藏在这偏远的处所,感触心里踏实。但是,徐宝珊倾心革命,不畏白色恐怖,仍哄骗给三庵寺和街上商户写春联的机遇,四出勾当。厥后他与处所党组织的负责人金秉衡、李向文等取患了关联,便常常装扮成商人、货郎、磨铰剪人,继承展开革命勾当。1928年7月,原汉川县委布告程棣华、罗四维等人来到川、云、应三县的鸿沟,以汪才清等人在道人桥南创办的“同泰福秀油栈”为中心点进行勾当。在恢复桥北、桥南、长江埠、杨家垸、葱担沟五个党支部的根蒂上,徐宝珊积极协助他们创建了川云应姑且县委,并担当县委委员。旋即,县委与省委取得关联,程棣华遵照省委指示,组建汉川中心县委。徐宝珊继承留下工作,担当汉川中心县委执委、川云应县委布告。

1929年初,徐宝珊调省任巡视员。因共青团省委布告万家佛叛变,孝感县党组织和京汉铁路沿线党组织遭到紧张粉碎,徐宝珊被派到孝感县向导革命工作。他来到孝感小河后,与孝感县委负责人刘纪堂、卫祖圣等取得关联,在小河东岳庙迅速组建了孝感中心县委,他任中心县委布告。2月,他向导一支十几人的游击队在会亭河、观音岩一带勾当。颠末机密策动,他们把小河民团团总叶开文抓住,收缴了20条枪,扩展了游击队,鼓动了群众。3月,平汉路西季家店农民展开抗租、抗丁、抗税、抗捐、抗债斗争,他派冷鹤皋带赤卫队杀死大田主周夺目,打倒季家店清乡团,取患了“五抗”斗争的胜利。为牢固蔡家畈、小河一带凭据地,4月12日在毛家垴成立了十二区苏维埃,接着孝感县革命委员会成立,推动了鄂东北地域革命运动的成长。

当他在孝感展开革命勾当的时候,川、云、应县委被敌粉碎,他父亲闻讯赶到长江埠,但他早已脱离了。他父亲四处寻找,十分困难在黄陂探问到他的下落。碰头时,他父亲再三劝他一起回家,徐宝珊好言安慰父亲,给了几十块光洋的路费,最后说:“您不要再找我,不改变这个世道,我决不回家!”

1929年4月,他以孝感中心县委布告的身份同刘纪堂一起加入了“五委”联席集会。集会决议创建鄂东北特委,他为特委执委。为成长孝感游击战争,他从特委带回30多人的武装到小河,在王家店、小河溪至二郎店、王洋店一带建立革命凭据地。

徐宝珊刚来到鄂东北时,正是鄂豫边区人民在特委向导下走上工农武装割据道路的时期。跟着鄂豫边区工农武装割据地域的日益牢固和扩展,特委不仅要向导击退敌人的“围剿”和“会剿”,并且要排除革命内部存在的不良倾向和干扰。徐宝珊适时向特委提出要创建布尔什维克化的党的建议,并协助特委在否决恐怖,创建铁的规律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特委接受了他的正确意见后,徐宝珊废寝忘食地编写党员的教材,草拟《党员须知》,举行党务干部学校轮训党的干部,进行党的规律教诲。他用布尔什维克的理论与精力武装干部兵士,提高他们对党的认识,增强他们的组织规律观念,纠正了不良倾向和“惩处主义”举动,创建了铁的规律。党对鄂豫边工农武装割据的向导进一步获得增强。

在鄂东北的费力斗争中,徐宝珊常常得病工作,亲自深入下层巡视工作,加入区、乡、村各类集会,实行面对面的向导,领会掌握第一手材料。1931年4月,张国焘来到鄂豫皖苏区,推行“左”的土地分配政策,从新分配一切土地。土地怎么从新基本法呢?徐宝珊决议到毛畈村查询拜访。这时,他宿病复发,咳嗽十分利害,连路都不克不及行走,但他坚持下去查询拜访。通过查询拜访,他认为除满足翻身农民的土地要求,庇护中农长处外,还要留必定数量的赤军公田,由全村集体耕种,劳绩的作物全部留给赤军使用,这样,既保障了赤军用粮,又把“拥红”和“支红”工作有机地连系起来了。厥后,鄂豫皖苏区土地委员会在鄂豫皖苏区推广了留赤军公田的试点经验。

第四次反“围剿”失败以后,张国焘率红四方面军主力脱离苏区西征,鄂豫皖凭据地的形势空前紧张。在鄂豫皖省委向导下,担当省委常委、鄂东北道委布告的徐宝珊绝不退缩,积极支持正确主张,从新组织扩红委员会,协助留在苏区的鄂豫皖省委重组红二十五军,坚持苏区斗争。他亲自到麻城乘马岗整顿赤卫军组织,带动1000多人参加了赤军。赤军获得充分壮大,一度被敌人捣毁的鄂东苏区又苏醒起来。

1933年初,省委没有因势利导,趁大好形势去篡夺更大的胜利,却盲目执行王明第三次“左”倾路线,实行军事冒险主义和毛病的肃反政策。他们离开鄂豫皖苏区斗争实际,无视敌强我弱的斗争形势,作出了“攻打中心城镇,实现一省数省首先胜利”的毛病决议,认为鄂豫皖苏区到了“大反扑时期”,必定要夺回新集、七里坪、黄安县、宣化店、商城、金家寨等中心城镇。他们集中赤军主力围攻七里坪,使刚调集起来的革命气力损失过半。在这种环境下,他们还毛病地提出“抓紧肃反”,使许多良好干部和兵士无辜被杀害,革命面临紧张危机。此时,徐宝珊已到省委分担组织工作。他吸取以前执行毛病路线的哀痛教训,浮现了革命的坚定性,格外是在内部肃反中,在庇护干部方面做了有益工作。一次,省委召开重要军事干部集会,徐海东在会上向省委布告提出了批评意见,就地被赶出会场。有人伺机泼油救火,说徐海东“目空一切”。大师为徐海东捏了一把盗汗,担忧他会被打成“反革命”。会后,省委布告同徐宝珊一起回首以前的工作,徐宝珊主动介绍徐海东的环境,省委布告听了徐宝珊的介绍后说:“宝珊,只要我不死,再不许有人说海东有问题。”于是,徐海东获救了。在皖西肃反中,蔡家荣等六人被打成“反革命”,交到军队看守。厥后,军队奉令向北转移,日夜兼程,路过光山斛盗窟时,与敌遭遇。这几个“反革命”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军队投入了战斗。颠末镇日苦战,赤军以三个团击溃敌十个团,甩脱敌人,继承进步。这时,徐宝珊的勤务员李金德见军队脱离了,无人看守的“反革命”还关着,便打开门把他们放了。蔡家荣等人被放后,背起没有枪栓的枪支,急遽追赶军队。遇上军队时,又有人要把“反革命”蔡家荣等人继承关起来。徐宝珊知道后说:“哪有这样的反革命!”由此蔡家荣等人也获救了。

在“左”倾路线的危害和蒋介石集结53个团的军力发动第五次“围剿”的生死关头。徐宝珊接替了鄂豫皖省委布告职务,担起向导鄂豫皖苏区革命斗争的重任。那时,革命凭据地遭到敌人紧张蹂躏,中心区酿成了“无人区”,处处是断墙残壁,田地荒芜,一片苍凉,赤军处于无后方作战的场合排场。徐宝珊担当省委布告后,注重斗争策略,向导省委当真总结前段的经验教训,转变对敌斗争的策略方针。这时,红二十五军没有成立军委,直接由省委向导,省委令赤军主力迅速由内线分兵坚持转移到外线游击,袭击敌人后方,把苏区的敌人向外调动,寻找机遇冲击敌人,在边缘地域恢复和斥地凭据地。红二十五军转到外线后,很快解脱被动场合排场,先后在罗山县朱堂店至铁铺一带和英山县陶家河一带斥地和恢复了一块稳固的游击凭据地。内线方面,徐宝珊在鄂东北和豫南地域,积极支持郑位三提出的关于创建便衣队和成长机密革命群众组织,展开游击战争的主张。他们举行便衣训练班,成长组织便衣队,深入到敌人侧面勾当,粉碎敌人交通,捕获回籍的罪大恶极的田主和反动份子。这种斗争方法,能积储气力、庇护群众,有力地牵制和歼灭敌人。这时,徐宝珊接连召开省委扩展集会,发扬民主,逐步纠正一些过“左”的毛病政策,从新接纳“增强对民团和白色士军工作”、“有区别看待伪保甲长”、“正确看待插白旗的群众”、“正确看待哗变士兵”、“对富农的食粮只征不收”等措施。由于省委正确方针政策的贯彻,武装气力逐步成长,便衣游击大队由两个成长到七个,另有一些小队和游击小组。厥后,又将这些经验传到皖西地域,整个苏区处处组织起机密的乡苏维埃,创建机密谍报站。颠末一年的浴血搏斗,充分壮大了赤军气力,完全破坏了国民党军的“围剿”规划,根本解脱了被动挨打场合排场,苏区又起头泛起新的转机。

1934年11月4日徐宝珊接到陈锦秀送来的“中央来人”的信后,带领红二十五军从皖西葛滕山动身西行,通过敌人四道封闭线,在花盗窟见到中央派来的程子华。徐宝珊当即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决议遵照中央关于“赤军主力要作战略转移,去创建新凭据地”的指示,带领红二十五军北上远征。16日,他拖着病体带领红二十五军高举“中国工农赤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旌旗,进行战略转移。

11月底的一天,红二十五军达到方城县独树镇四周、筹备通过许南公路进入河南西部的伏牛山区。国民党东北军一师和骑兵团抢先达到,封闭公路,把赤军四面包抄起来。这时天寒地冻,风雨交加,兵士们衣着单薄,冻得连枪栓都拉不开。有个贪恐怕死的顾问主任,骑着一头黑骡子喊叫着:“我们被包抄了,过不去了,各自逃命吧!”登时,军队泛起了紊乱。在这万分危急的生死关头,患着病的徐宝珊和军政委吴焕先一起来到前方,站在公路上高声疾呼:“站住,不克不及后退!这是存亡生死的关键,共产党员带头冲上去顶住敌人!”吴焕先举起大刀,率领军队向敌人冲去,徐宝珊在医务人员钱信忠的一再要求下,才被抬下前方。敌人被打退后,他随军队突出重围,胜利进入伏牛山区。

长征路上,徐宝珊的病因工作忙碌不克不及获得当真治疗而加剧,但他仍然坚持工作。党中央派程子华来鄂豫皖后,徐海东要程子华当军长,本身当副军长。这件事不为人们所理解,议论纷繁。徐宝珊躺在担架上,不时跟徐海东和一些干部谈话,说徐海东高风亮节,不妥军长当副军长,决不是犯了什么毛病。由于他加紧做思想政治工作,解除了隔膜,增进了军队的连合。一路上,徐宝珊尽管病重,还强打精力尽职尽责主持省委工作,和大师一起开会,在马灯前研究敌情、作战摆设和举措路线。程子华、吴焕先、徐海东身负指挥作战的重任,徐宝珊老是时刻关心他们。一次,徐海东在瘦家河战斗中挂彩,不省人事,徐宝珊守在床边照料四天四夜,而对本身的病却置之顾。他一路上到处严于律己,以身作则,全军上下慎密连合,冲破了敌人的层层封闭和包抄,年底胜利进入陕西洛南,完成战略转移任务。

1935年1月中旬,蒋介石下令以11个团的军力,向鄂豫陕凭据地发动第一次“围剿”。面对强大的敌人,有的人缺乏建立鄂豫陕革命凭据地的信心,主张入川。徐宝珊和吴焕先等省委同志,不畏劲敌,坚持斥地鄂豫陕凭据地的斗争,向导军民破坏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先后建立了豫陕特委和鄂陕特委,开端建成为了鄂豫陕革命凭据地。4月中旬,徐宝珊在兰田葛牌镇主持召开省委扩展集会,正式成立鄂豫陕省委,徐宝珊继承被选为省委布告。

徐宝珊很是重视赤军内部的建设,提出要增强赤军中的政治工作,增强党团建设,阐扬党团员的模范作用。他要求部队抽暇加紧训练,提高军事技能战术。5月初,军队展开整训,徐宝珊加入了整训的向导工作,并作了积极筹备否决敌人第二次“围剿”的政治带动陈述。过分的操劳,使徐宝珊病势日益加剧。5月9日薄暮,他躺在病榻上,刚听完吴焕先关于军队整训环境的汇报,病情忽然恶化。他两眼含着热泪,吩咐吴焕先说:“必定要做好军队工作……注意政策……注意军民瓜葛……”未等他要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停止了呼吸。鄂豫陕军民听到他逝世的凶讯,沉醉在庞大悲哀之中,连夜把遗体入殓,埋葬在龙驹寨镇北部山坡上。

徐宝珊虽已去世,但他的功勋和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伟大共产主义事业的精力,将与世长存。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